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欢迎来到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网站地图 sitemap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odontomar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五尺天涯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五尺天涯
2021/03/30 来源: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沼泽里哪来的战舰?”何天雷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等拽上来你们就知道了!”

    大伊万不想过多解释,显然是想把惊喜留到最后,“这一次我们很可能又要改写历史了。”

    “先回去再说!”

    等石泉关上高压水枪,艾琳娜何天雷两人驾驶着挖掘机直接“挖着”石泉和大伊万离开了腥臭的沼泽。

    如今这片沼泽的边缘多出了一条长达13米,深度超过三米,宽也有四米的壕沟。这壕沟尽头则更深一些,而两侧是用原木和钢板搭建的临时挡泥坝,脚下同样是用钢板铺就的地板,也只有这样才能在这片沼泽中开出一条临时打捞通道。

    两台挖掘机碾压着钢板快速离开,沿着原木铺就的斜坡爬上沼泽边缘。这两台挖掘机排着队依次顶住串联在一起的四台太脱拉。它们全都会被拿来当作滑轮分力装置的锚点。

    而作为拖拽的主力,则是那两台坦克底盘、一台履带式推土机以及一台履带式挖掘机。如果这么大的动力都没办法把沼泽深处的坦克拽出来,那么他们就只能想办法再联系更多的拖车。

    “各车注意!”石泉钻进其中一台坦克底盘,捏着手台大声喊道,“三秒倒计时,3、2、1!”

    尾音未落,四人同时加大油门并且推动了前进操纵杆。

    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排气管喷出的蓝色或者黑色烟雾,粗大的履带卷起湿润的泥土,随着钢丝绳逐渐绷紧,沼泽深处也开始了缓缓蠕动。

    随着拖车组缓缓前进,一台密布泥浆异常高大的坦克缓缓的碾压上了铺路的钢板。

    “嘎吱嘎吱”的刺耳噪音中,原本已经锈死的履带在短暂的僵持后重新运作,图拽组的众人明显感觉到压力骤减,连前进的速度都跟着上升了一大截。

    而在作为锚点的太脱拉车顶,娜莎已经举着单反拍下了这台坦克出土的瞬间。

    匆匆看了一眼挂满了泥浆的坦克,石泉压下心中的震撼,重新驾驶着一台挖掘机回到了挖掘点,现在还不是考证的时候,这里埋着的可不止一台坦克!

    等抽水机排干净挖掘点的污水,大伊万操纵着挖掘斗在他印象中的位置挖了一圈,总算找到个乌漆麻黑的圆柱子。

    “就是这个!”

    大伊万直接跳上满是污泥的钢板,用固定在挖掘机后面的钢丝绳拴住了刚刚挖出来的东西。

    “二战的时候苏联华红军还用过这种老掉牙的火炮?”

    石泉扒在驾驶室边上观察了好一会儿看明白,这次挖出来的竟然是个前膛炮,这玩意儿放在百年前的华夏还有个唬人的名字红衣大将军!

    “二战?”

    大伊万闻言笑出了声,“这可不是二战时候的东西,甚至它都不是一战时候用到的装备。”

    还没等大伊万解释,站在挖掘机另一边的何天雷指着挖掘点,“那地方好像有个车灯。”

    一边说着,何天雷直接坐上了驾驶位,操纵着挖掘斗轻轻刮过他看中的区域。

    “又是一台奔驰卡车。”

    大伊万爬上挖掘机只扫了一眼便肯定说道,“不用为它浪费时间了,车轴都掉了估计捞出来也是废铁。咱们赶紧回去!”

    何天雷看了眼石泉,见他也点头,这才赶紧驾驶着挖掘拖拽着屁股后面的前膛炮离开了沼泽地。

    等他们前脚离开,早已等待多时的三个女人已经相互配合着把连接着那些钢板的钢丝绳挂在了推土机上面准备拽出来。这些钢板和挖掘设备一样都是租来的,如果丢在这里要赔不少钱,倒是那些原木不用收回。

    趁着那边在忙,何天雷开启高压水枪把打捞上来的坦克和前膛炮里外里冲洗的干干净净。

    “先说说这门前膛炮吧。”

    石泉指着躺在草地上足有三米多长的大炮筒说道,如果他没猜错,当初那枚白色箭头指的应该就是这门老炮。

    “这里是维亚济马。”大伊万只说了一句便住口不言。

    “然后呢?”石泉等人一脸茫然。

    “1812年的俄法战争,拿破仑就是从这里往西南逃跑的,一路上他丢弃了几乎所有的骑兵和炮兵,当然,还有火炮。”

    大伊万脚踩着炮身,“毫无疑问,这门大炮肯定是当时拿破仑炮兵装备的12磅野战炮,它原本应该有个炮架的。但毕竟被埋了两百多年,现在还能留下个保存的这么好的炮管已经非常难得了。”

    说道这里,大伊万转过身指着身后的坦克,“这个你们总知道吧?”

    “KV2坦克!”石泉难掩激动,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种大家伙虽然同样有各种缺点,但那惊人的防御力却完全担得起变态的称号,它与其说是重型坦克不如说是加了装甲的自行榴弹炮。而与其说是自行榴弹炮,还不如更加简单直接的把KV2称作东线战场上昙花一现的怪物更加合适!

    “而且这是一台使用MT1炮塔的早期型号,平面装甲板,七边形炮塔,这种大家伙的存世量可不算多,目前早期型号好像只有车里雅宾的博物馆还有库宾卡博物馆里有。”

    “这种大家伙还参加过莫斯科会战?”

    石泉打量着这台坦克正面装甲上密布额弹痕,虽然不是倾斜装甲,但这些大大小小的弹坑根本就没有一个算得上致命!

    “虽然它的正式生产时间只有40年到41年,但最早在39年9月的时候KV2的样车就被送到莫斯科进行展示了。”

    大伊万指着莫斯科的方向,“能在这里找到KV2一点儿都不奇怪,不过这种大家伙的重心太高,在这种沼泽地带很容易发生侧翻。大概这也是它被抛弃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一边说着,大伊万爬上高的吓人的炮塔,“正常来说,被遗弃的KV2都会被苏联红军放掉火炮复进机的液压油然后开炮,巨大的后坐力会直接毁掉火炮。”

    “喀拉”一声,生锈的炮塔顶盖被撬棍打开,大伊万撅着屁股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看了一圈,沉闷的喊声顺着炮管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运气不错,火炮系统完整,这里面甚至连弹药架都没有,看来当年是被拿来当清障车用的。”

    “扛着火炮的正面打击碾压德军坦克和装甲车的那种清障车?”石泉反问道。

    “就是那种。”

    大伊万骑在湿乎乎的炮管上,“这种坦克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装甲够厚重量够大!”

    “但现在的麻烦也是这些,咱们怎么把它运走?”

    石泉仰头看着大伊万,“这坦克高度都快四米了吧?火车运输恐怕会超限。”

    “炮塔和底盘分开托运不就行了,只要多租一辆平板车和一台起重机就可以。”说完,大伊万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挖掘机上的电话。

    一番安排之后,这货仍旧骑在炮管上不肯下来,“接下来怎么安排?”

    “新买的太脱拉已经到莫斯科了”

    石泉看向身边的艾琳娜和刘小野,“你们俩今天就开车去莫斯科的改装厂,两辆车都要进行改装,尤其那辆医疗保障车,小野你得重点盯着,不要舍不得花钱,你觉得需要的医疗设备能加上的都加上!”

    “那必须的!”刘小野晃着小拳头保证道。

    “娜莎,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欧洲?”艾琳娜扭头看向端着咖啡的娜莎。

    “明天一早吧。”

    娜莎顶着俩黑眼圈,这些天她可没闲着,想从浩如烟海的故纸堆里找到关于硫磺营地的蛛丝马迹绝对不是轻松的工作,更别提她同时还要负责查找那位陆军中将的相关信息为接下来的欧洲之行打掩护。

    艾琳娜闻言又凑到石泉的边上,“你呢?这几天你打算怎么过?”

    “我准备回雷达站看看。”

    石泉指着身前的重型坦克,“顺便还要安排下这些战利品的存放问题,我听海宁说现在雷达站那边已经快没地方摆放这些坦克了。”

    “我和你去雷达站吧?”

    艾琳娜将手搭在石泉的肩膀上,“改装的事让雅科夫陪着小野去就行,我已经很久没见到我的姐妹们了。”

    月初不是还在斯摩棱斯克见过嘛?石泉终究没敢实话实说,而是痛快的答应了艾琳娜的要求。

    “既然这样,咱们等下把东西运走之后,把车全开到改装厂做个保养,然后各忙各的,5月8号晚上在卫国战争中央博物馆的停车场集合。”石泉拍板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趁着大伊万喊来的人还没过来,众人齐心协力将钢板抽出来用水枪洗干净装上了原本用来拉木材的卡车。最后再用推土机将挖上来的烂泥巴胡乱推回沼泽了事。这回填的工作可以敷衍,但却不能不做,否则的话同样会面临高额的罚款。

    冒着被抓到罚款的风险,何天雷操纵着高压水枪把各自的座驾全部清洗干净,大伊万租来的起重机和平板拖车也到了。

    在起重机的帮助下轻轻松松将所有发现装车,长长的车队离开一片狼藉的沼泽地浩浩荡荡的开到了维亚济马的火车站。

      <code id='3dccf'></code><style id='99843'></style>
    • <acronym id='fce64'></acronym>
      <center id='fb440'><center id='ff80a'><tfoot id='7536b'></tfoot></center><abbr id='bc5d8'><dir id='fe44c'><tfoot id='d4e8f'></tfoot><noframes id='8afb2'>

    • <optgroup id='9350b'><strike id='03570'><sup id='ed0f1'></sup></strike><code id='4759e'></code></optgroup>
        1. <b id='17690'><label id='93ffc'><select id='bdff0'><dt id='ad610'><span id='850b7'></span></dt></select></label></b><u id='1318a'></u>
          <i id='7e5f7'><strike id='65d76'><tt id='90189'><pre id='c6cde'></pre></tt></strike></i>

              <code id='29f64'></code><style id='1f34c'></style>
            • <acronym id='3f2b8'></acronym>
              <center id='e9b2e'><center id='f17e6'><tfoot id='ec085'></tfoot></center><abbr id='217fa'><dir id='00fad'><tfoot id='e3ddf'></tfoot><noframes id='0ee8f'>

            • <optgroup id='3ee6b'><strike id='765bd'><sup id='e4945'></sup></strike><code id='4e265'></code></optgroup>
                1. <b id='cc978'><label id='84c46'><select id='185b3'><dt id='b6d95'><span id='cc50b'></span></dt></select></label></b><u id='05abc'></u>
                  <i id='973f4'><strike id='538fe'><tt id='f28b5'><pre id='6f8ac'></pre></tt></strike></i>

                      <code id='c67ff'></code><style id='eb7db'></style>
                    • <acronym id='4ac7f'></acronym>
                      <center id='27712'><center id='22a61'><tfoot id='9bca6'></tfoot></center><abbr id='5ac4f'><dir id='193fc'><tfoot id='2ce58'></tfoot><noframes id='be1bd'>

                    • <optgroup id='fe9ba'><strike id='500f6'><sup id='8e62d'></sup></strike><code id='b6f1b'></code></optgroup>
                        1. <b id='9ee28'><label id='210f3'><select id='1415f'><dt id='f6855'><span id='9b334'></span></dt></select></label></b><u id='18fb2'></u>
                          <i id='f5a7b'><strike id='ce272'><tt id='b248c'><pre id='90e20'></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