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欢迎来到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网站地图 sitemap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odontomar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五尺天涯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五尺天涯
2021/03/30 来源: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来者杜采歌都认识。

    或者说,在大华国不认识他们的人,真的不多。

    他只是想不到,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

    “哟,大导演,这是不欢迎我们吗?一看到我们就皱起眉头,板起脸。”嘉勇易西大大咧咧地打着招呼。

    他和杜采歌太熟了,所以说话可以随意一点。

    杜采歌冲他点点头,语气不咸不淡:“在你还清欠我的3顿饭之前,别想我给你好脸色。”

    嘉勇易西哈哈大笑,伸出手掌。

    杜采歌和他击掌后,又和他身后的两人击掌。

    有行者乐队的吉他手苏粲,容貌俊美乃至娟秀,四十多岁人了看上去还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帅气得能吊打一圈小鲜肉,模样和苏曼芫有几分相似。

    还有贝斯手汤金鳞,沉默寡言的大叔,长发披肩,浓眉大眼,可惜鼻子、嘴巴长得不好看,脸也太狭长了,皮肤蜡黄。

    行者乐队还有一个成员,鼓手冯长青,今天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和苏灿、汤金鳞打完招呼后,轮到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看上去22、3岁模样,正是银星娱乐的新锐歌手常晓灵,同时也是嘉勇易西的女朋友。

    杜采歌和常晓灵是第二次照面,这女孩笑容灿烂,很可爱地歪着头摆摆手:“偶像,再次感谢你的‘分手快乐’,我太喜欢那首歌了!上次见面太仓促,等会可以和我合影吗?”

    再强调一次,歌手讨好词曲作者,绝对不是跪舔。歌手的事,能叫跪舔么?这是对创作人员的尊重。

    杜采歌温和地点点头:“可以啊,你不怕嘉勇易西吃醋就行。”

    “他才不会呢!”这对狗男女闻言甜甜地相视而笑,不分场合地洒狗粮。

    “阿杜,我特地来探班,你就没点表示么?”天后苏曼芫露出招牌式的甜美笑容,那对不算很大、却十分明亮的眼睛里,流露着丝丝不满。

    汤金鳞低下头,显得有些黯然。

    他是老舔狗了,追着苏曼芫舔了差不多有十年了,可是一直没能得手。

    据说他为情所困,沉迷于赌球,一次世界杯就输了七八百万,把在北境郊区的别墅都卖掉了还债。

    怪不得鲁迅云:“舔狗没有房子”,鲁迅诚不欺我!

    别人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这个衰人是情场赌场两失意,也算是音乐圈的一朵奇葩了。

    杜采歌挺同情他的。

    如果他再帅个几倍,有自己这样的颜值,或许就会有很多女孩倒追他,也就不至于吊死在苏曼芫这一棵树上了。

    其实苏曼芫对他挺好的。

    因为汤金鳞和苏粲关系很好,所以苏曼芫没有把他当备胎,很明确地拒绝了,不给他半点机会。

    只是他自己想不开。

    杜采歌的目光从汤金鳞身上,移到苏曼芫身上,在她那平平无奇的胸口停留片刻,心不在焉地点头:“看到你了。”

    又问嘉勇易西:“才不久前见过,你们今天跑来干嘛?闲得没事干?”

    不久前的“音乐新力量”巅峰演唱会上,杜采歌还和行者乐队打过照面,当时聊得还不错。

    其实林可以前和行者乐队的关系就非常好。

    甚至可以说,林可的大红大紫,就是从他给行者乐队写歌开始的。

    脍炙人口的“光辉岁月”,“海阔天空”,“长城”,“无地自容”,“一无所有”,“梦回唐朝”,把行者乐队捧到了殿堂级乐队的高度。

    在成就了行者乐队的同时,也让“林可”之名享誉整个流行音乐圈。

    而苏曼芫,也是苏粲介绍给林可认识的。

    只是在林可和苏曼芫闹掰之后,苏粲不了解实情,迁怒林可,吵了几场大架。

    后来苏粲虽然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些当年的情况,也不好意思找林可认错,一直僵着。

    直到这次巅峰演唱会上的见面,杜采歌才和苏粲一笑泯恩仇。

    “我们是老前辈了,都快隐退江湖了,那肯定不像你这样的小年轻一样忙碌。”嘉勇易西笑道。

    行者乐队的几个人,作为乐坛老前辈,年龄都比杜采歌大。

    嘉勇易西和冯长青都是46、7岁了,汤金鳞最年轻也有42岁,苏粲也是40过半。

    林可以前刚出道,给行者乐队写歌时,说过:“我是听着他们的歌长大的,做梦都希望他们能演唱我写的歌。”

    这当然是客气话,花花轿子众人抬嘛。

    但从这句话也反映出,行者乐队成名极早。

    现在他们年纪都大了,对音乐再怎么热爱,玩了大半辈子,热情也消退了不少。

    更多地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除了汤金鳞),有心情的时候就发一两首实验性质的单曲,偶尔出来参加综艺给孩子赚点奶粉钱。

    却没有再写商业化的歌曲,进入21世纪后,就再也没出过专辑了。

    可以说他们确实也是半隐退状态了,不会有太多应酬、通告之类。

    “既然闲着无聊,”杜采歌灵机一动,“改天你们把冯长青叫上,来我的电影里客串几个镜头。片酬就别和我谈了,等上映了再给你们打个红包。”

    “小事一桩。让我们演什么?”

    “就演你们自己。我这部电影是讲述我们鬼脸乐队的故事,当年我们不是同台演出过么?我就想在电影里重演这一幕。”

    不但是嘉勇易西眼睛一亮,苏粲也汤金鳞也蠢蠢欲动。

    人呐,一上了年纪,就喜欢怀旧。

    “那肯定没问题,定个时间,我叫长青一起来捧场。”

    答应完,又玩味地笑了笑,“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今天过来找你,是想找你写两首歌。”

    “要什么样的歌。”

    嘉勇易西不急不忙地说:“你那首‘北境一夜’我们都很喜欢,你知道,我们乐队几个都常年在北境混的,这首歌对我们来说有种很特殊的味道。能授权给我们唱吗?”

    “这是小事。还有什么,一口气说出来吧。”

    嘉勇易西大笑:“乐队就要玩摇滚才带劲。所以还要一首摇滚,当然是摇滚。”

    汤金鳞和苏粲也露出笑容。

    不玩摇滚,组什么乐队?

    现在那些流量明星,小鲜肉、小花组建的是男团女团,那不叫乐队。

    “可以的,我有。”

    “就知道你箱子底下肯定压着好东西,”嘉勇易西眉开眼笑,“苏粲,剩下的你来开口。”

    苏粲神色不太自然,扭扭捏捏,欲言又止。还没等他开口,杜采歌已经明白了:他肯定是想替苏曼芫要歌。

    扫了一眼正在温婉微笑的苏曼芫,杜采歌决定不等他开口,自己先打断,免得他提出要求后,自己不好意思拒绝。

    “这样,晚点再说。现在都中午了,先吃饭吧,我安排一顿便饭,”杜采歌提高音量,“刘导,楚董,一起去吃个饭吧。”

    刘梓菲抬手拨了拨短发,当场拒绝:“你刚刚调整了下午的拍摄计划,我要和他们碰头,没空,就在这吃个盒饭算了。你自己去吃吧!”

    楚吉翔微笑道:“再叫几个人吧。”

    杜采歌懂他的意思,要去吃饭,肯定要带几个小帅哥小美女撑场面,陪陪酒。

    公司招那么多艺人,不就是用在这种场合的。

    就算是大明星,都免不了有时要出来陪酒。

    更别说这些小鲜肉,小花了。

    但杜采歌不喜欢这种陋习。他摇摇头:“就我们几个熟人吃饭就行了,叫那么多人干嘛,让他们休息,下午还要拍戏呢。”

    “我也想去,我下午没戏份!”许清雅举着小手,很欢快地报名。

    “你去干嘛,在这休息。”

    “你就是抠门,舍不得花钱。我的胃很小,吃不穷你的。”许清雅嘟嘴说。

    邹国勇这时走了过来,神态有些激动地和行者乐队的几个人打招呼。

    行者乐队可以说是他的偶像。

    如果经常来往,说不定这偶像光环就没了。

    可除了当年同台演出时之外,这些年他和行者乐队联系不多,所以看着行者乐队这些人,他有点高山仰止的感觉。

    这边许清雅还在和杜采歌闹,邹国勇帮腔道:“把小许也带去玩吧。”

    “她又不混流行音乐圈,带她去干嘛。”

    “可我也是行者乐队的粉丝啊!”许清雅争辩道。

    嘉勇易西笑着开口:“让这个漂亮的小妹妹一起去吧,我看过你们拍的电影,她演的那个温欣然简直绝了。对了,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许清雅笑着做了自我介绍。像她这样的新人演员,被人记住了角色,却记不清她的真名,这很常见。

    而有角色被人记住,已经是一个演员最大的自豪了。

    很多演员,演了十几个,几十个角色,都没能被人记住。

    许清雅第一次演戏,就演出了一个虽然不算经典,但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些年》中,温欣然这个角色和她的适配度很高,杜采歌调教有方。

    像当初在地球上饰演沈佳宜的演员陈妍希,出道五六年了,饰演了好几个角色,没人记得她。直到演出沈佳宜,才真正进入公众的视线。

    杜采歌最终点头答应带许清雅一起去吃饭。

    嘉勇易西左顾右盼,“你们乐队那个胖子呢?他不去么?”

      <code id='a8a6a'></code><style id='10241'></style>
    • <acronym id='8afa4'></acronym>
      <center id='6840a'><center id='1b36d'><tfoot id='0274f'></tfoot></center><abbr id='e701e'><dir id='01edd'><tfoot id='365f1'></tfoot><noframes id='81b11'>

    • <optgroup id='266a2'><strike id='d1d73'><sup id='19f68'></sup></strike><code id='8069b'></code></optgroup>
        1. <b id='53eb2'><label id='d8c86'><select id='10f51'><dt id='0a9c5'><span id='1ab37'></span></dt></select></label></b><u id='a1cb4'></u>
          <i id='33d01'><strike id='32cea'><tt id='463d0'><pre id='89ffc'></pre></tt></strike></i>

              <code id='dda62'></code><style id='85feb'></style>
            • <acronym id='e7718'></acronym>
              <center id='6dbdb'><center id='19390'><tfoot id='69fff'></tfoot></center><abbr id='d80e2'><dir id='7452f'><tfoot id='e2064'></tfoot><noframes id='ab49c'>

            • <optgroup id='643cd'><strike id='e3ae9'><sup id='c0989'></sup></strike><code id='0c632'></code></optgroup>
                1. <b id='f009d'><label id='78254'><select id='35445'><dt id='92572'><span id='855b3'></span></dt></select></label></b><u id='e5836'></u>
                  <i id='e4498'><strike id='c7d84'><tt id='5da63'><pre id='8aeea'></pre></tt></strike></i>

                      <code id='503ff'></code><style id='2b34a'></style>
                    • <acronym id='1bc5c'></acronym>
                      <center id='db2e3'><center id='ba46d'><tfoot id='37588'></tfoot></center><abbr id='1889c'><dir id='13f7a'><tfoot id='2784a'></tfoot><noframes id='aaebb'>

                    • <optgroup id='7df55'><strike id='4ccac'><sup id='41b5c'></sup></strike><code id='c1120'></code></optgroup>
                        1. <b id='e82f9'><label id='e31a0'><select id='02f90'><dt id='5b19c'><span id='ae831'></span></dt></select></label></b><u id='68788'></u>
                          <i id='3436b'><strike id='fa8cb'><tt id='9f406'><pre id='11b09'></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