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欢迎来到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网站地图 sitemap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odontomar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五尺天涯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五尺天涯
2021/03/30 来源: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一首《春天里》,听得懂的人,会觉得比“老男孩”更催泪。

    至少是同一级别的。

    那种深深的怅然,是因为每个人都经历过那些失去。

    在时代的浪潮里,身不由己。

    彭斯璋唱完,微微喘息。

    大屏幕上,给出了他的特写。

    虽然他戴着面具,但是细心的歌迷可以看到,他的眼中似乎有泪光涌动。

    这是一代人的失去,而不是一个人。

    虽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但是音乐,可以让人短暂地连通精神的世界,体会到相同的情绪。

    彭斯璋,26岁出道,迅速成为歌王。

    财富,荣誉,镁光灯,美女……他都不缺。

    但他同样失去了很多。

    这不是矫情,那种“失去”的痛苦,是相通的。

    有情众生皆苦。

    杜采歌说:“我给你们三分钟默默流泪的时间。”

    有歌迷“怒”道:“我哪里流泪了,你别瞎说!”

    “有人恼羞成怒了。”杜采歌呵呵笑。

    “快点把今晚的压轴献上来!”能坐在最前排的人,都不是普通歌迷,因为最前排的位置是都不对外发售的。

    比如霍彦英,比如陈帆,他们都坐第一排。

    刚刚说话的也是一个魔都本地音乐圈的人士,和杜采歌喝过酒。

    杜采歌没有理睬,而是继续和歌迷互动。

    主要是等待歌迷从“春天里”的那种伤感、失落情绪里出来。

    过了一两分钟,他觉得差不多了,便宣布,“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带来今晚最后一首歌。”

    “这就最后一首了?还没听够呢!”有些歌迷不舍。

    “还要再来一百首!”

    杜采歌苦笑:“这个真做不到啊!最后一首,最后一首。来日方长嘛,以后再说,好吧。”

    “那么这最后一首歌呢,我希望全场的歌迷朋友全部站起来。当然,腿脚不方便的就算了。另外,如果有孕妇、高血压患者、心脏病患者朋友混了进来,请准备好耳塞堵住耳朵,请预备好速效救心丸等。”

    “因为最后这首歌,将是今晚的最强音。”

    “切,又吹牛!”有些歌迷嘴上说不信,心里却是雀跃之极。

    在音乐方面,海明威有时会忽悠,但从不说谎。

    几乎全部的歌迷,都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

    而一些事先得到了通知,准备进行配合的歌迷,则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登上了舞台,站在木制部分。

    其余歌迷疑惑地看着这一幕。

    “跺脚,会么?”杜采歌问。

    歌迷们茫然地看着他。

    杜采歌和鬼脸乐队的成员做出了示范。

    跺脚、跺脚、鼓掌。

    跺脚、跺脚、鼓掌。

    那上百名登上了舞台的歌迷,在统一的指挥下,开始跺脚。

    虽然仅仅只有百人,但是因为很有节奏感,所以显得特别有气势。

    音乐声响起,简单,明快,和跺脚的节拍完全吻合。

    鬼脸乐队全员都蹦跳着,这是今晚他们动作最为激烈,最摇滚的时候。

    “大家一起来!”杜采歌喊道。

    于是看台上的一些歌迷也汇入进来。

    这真的是很身不由己,那节奏感太强烈了,当你听着那样的节奏,很难不加入进去。

    那是个人忍不住想要汇入集体的洪流。

    董文宾那有穿透力的声音响起:“Buddyyou'reaboymakeabignoise”

    “Playinginthestreetsgonnabeabigmanseday”

    “Yougotmudonyourfae”

    “Youbigdisgrae”

    “Kikingyouranallovertheplae”

    “Singing”。

    这时,鬼脸乐队的全员都汇入合唱,“Wewill,wewillrokyou!”

    “Wewill,wewillrokyou!”

    前面的歌词唱得很快,尽管大屏幕上有字幕,但很多人来不及看字幕。

    而且这首歌,即使不懂歌词,也不难以理解其中的激情。

    而最后一句的“Wewill,wewillrokyou”则是非常简单,稍懂英语的人都能听懂。

    在震耳欲聋的、有节奏的跺脚声中,大地仿佛都在振动。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进来,兴奋地一起跺脚。

    以这种方式,与他们喜欢的乐队一起进行着这首歌曲的演绎。

    浑然不觉,他们自己也是演出的一部分。

    数台摄像机,从不同的角度,拍摄着现场那看似混乱、实则乱中有序的画面……

    其实,经过了一整晚的演唱会,蹦蹦跳跳,激情呐喊,许多歌迷已经非常疲惫了。

    可以说,很大一部分歌迷,跳动的比台上的鬼脸乐队还多,比乐队还累。

    但是最后这几首歌,一首比一首激昂,像给他们疲惫的身体里,注入了强心针。

    让他们再次振奋起来,身体里仿佛有消耗不完的精力。

    当再一次唱到“Wewill,wewillrokyou”时,不但乐队齐唱,杜采歌和彭斯璋也挥舞手臂,示意歌迷们一起来唱。

    因为这段歌词特别简单,稍懂英语就能唱,所以不少歌迷也尝试着来跟着唱。

    喊了几声后,发现,嘿,还真痛快!

    于是越发卖力地合唱起来。

    巨大的合唱声,响彻云霄,将深夜十点多钟的魔都给惊醒了!

    董文宾也唱得来劲,一边摇头晃脑地打着架子鼓,一边唱:“Pleawithyoureyesgonnamakeyousepeaeseday”

    “Yougotmudonyourfae”

    “Bigdisgrae”

    “Sebodybetterputyoubakintoyourplae”

    杜采歌和彭斯璋做手势,歌迷们齐声唱:“Wewill,wewillrokyou!”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这是多么奇妙的一首歌啊!

    就是需要很多很多人参与进来,它才越发显得气势宏大,压倒一切!

    在地球上,无论是什么机构、个人来评选最伟大的摇滚歌曲。

    前10里永远有“Wewillrokyou”的一席之地。

    尤其是在体育领域,“Wewillrokyou”和皇后乐队的另一首经典“Wearethehampions”都是经常被拿来做运动会、重大体育赛事背景音乐的。

    在每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上,这是一定会被播放的曲目。

    这样的歌曲,怎么去吹捧它都不为过。

    如果说“春天里”是炸弹,那大概就是四条二,四条三。

    可“Wewillrokyou”那大概就是真正的王炸了。

    “春天里”可以在一个时期里,被广为传唱,被奉为经典。

    “Wewillrokyou”则是那种在研究摇滚乐历史时,避不开的巨鳄。在上个世纪被广为传唱,在这个世纪同样被广为传唱,经典永不褪色。

    毫不客气地说,“春天里”会被人讨论,被人赞美,被人改编、传唱,在KTV里无数次点播。

    而“Wewillrokyou”会被音乐人学习和研究,并且写入教材。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Wewillrokyou”给每个人身体里放了一把火,给他们眼中点了一盏灯!

    “Wewill,wewillrokyou!”

    “Wewill,wewillrokyou!”

    声音逐渐淡去。

    歌迷们怅然若失,心知到了说告别,说晚安的时候了。

    终于,鬼脸乐队的成员同时停止动作,音乐不再流动。

    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后,杜采歌声音有些沙哑地说:“差不多啦,今晚我们玩得很开心。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开心吗?”

    “开心!不开心!”两种声音都有。

    说不开心的,并不是不喜欢今天的演唱会,而是希望演唱会能继续下去,永不落幕。

    “好了,该道别了,等你们回到家,就该休息了。明天再睡个懒觉,还不是美滋滋!”

    “不许走!还要听!”歌迷们喊道。

    “听不够!听不够!”

    段晓晨笑着开口:“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希望下次见面时,我们能带给大家更好的音乐。”

    “往好的方向想,”杜采歌说,“这次的演唱会只开一场,你们是独一份,足够回去吹牛吹几十年了吧。”

    “吹几十年?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下一场演唱会要几十年后再开?”彭斯璋问。

    观众席上立刻起哄,“不行!不行!”

    杜采歌说:“你们乖乖地回去,演唱会嘛,过几年再说。”

    “不行!不行!”歌迷们还是不依,几年也太长了!他们恨不得下个月就再听一场!

    反正海明威的歌曲库里还有几百首新歌!

    “拜拜,拜拜~大家注意安全,有序退场。我们也累了,回去睡觉啦。大家,过几年再见!”杜采歌挥着手,幕布落下。

    乐队的成员们没有急于离场,反正肯定得安可的。

    他们互相望望,脸上都有疲惫而欣喜的笑容。

    他们都感受到了歌迷不舍的情绪,今晚的演唱会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对于彭斯璋、段晓晨来说,这种感觉或许已经不新鲜了。

    但是邹国勇和董文宾,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而幕布外,歌迷们开始整齐划一地喊起了“安可”。

      <code id='52424'></code><style id='e3406'></style>
    • <acronym id='75cc7'></acronym>
      <center id='e8c79'><center id='283e1'><tfoot id='a1410'></tfoot></center><abbr id='a533f'><dir id='940aa'><tfoot id='24774'></tfoot><noframes id='b3b4b'>

    • <optgroup id='23786'><strike id='5a381'><sup id='1a339'></sup></strike><code id='e4595'></code></optgroup>
        1. <b id='c85f3'><label id='19f39'><select id='3a582'><dt id='e5fc1'><span id='75bda'></span></dt></select></label></b><u id='0b753'></u>
          <i id='8fa77'><strike id='0f2ef'><tt id='f64db'><pre id='1b1ad'></pre></tt></strike></i>

              <code id='a432b'></code><style id='0fb91'></style>
            • <acronym id='92bd1'></acronym>
              <center id='3b227'><center id='6cd15'><tfoot id='132f2'></tfoot></center><abbr id='61af4'><dir id='054c3'><tfoot id='1a555'></tfoot><noframes id='5d3bd'>

            • <optgroup id='5ef8f'><strike id='8901c'><sup id='2b4e3'></sup></strike><code id='83f33'></code></optgroup>
                1. <b id='45345'><label id='e745e'><select id='4055d'><dt id='7be08'><span id='7f925'></span></dt></select></label></b><u id='4e9a9'></u>
                  <i id='2020d'><strike id='8c441'><tt id='c24ab'><pre id='546d0'></pre></tt></strike></i>

                      <code id='e9d0f'></code><style id='e6546'></style>
                    • <acronym id='0268a'></acronym>
                      <center id='2593d'><center id='75b46'><tfoot id='d2cdd'></tfoot></center><abbr id='00baa'><dir id='3c600'><tfoot id='254bd'></tfoot><noframes id='9aa5e'>

                    • <optgroup id='3d707'><strike id='d85a6'><sup id='7b65e'></sup></strike><code id='46e9c'></code></optgroup>
                        1. <b id='4bac3'><label id='5d097'><select id='14876'><dt id='c4749'><span id='3f47a'></span></dt></select></label></b><u id='ce937'></u>
                          <i id='47f33'><strike id='0c1fd'><tt id='1367f'><pre id='9aa54'></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