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欢迎来到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网站地图 sitemap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odontomar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五尺天涯
新疆棉花事件黑手五尺天涯
2021/03/30 来源:新疆棉花事件黑手
    如果说乌拉古董店的大伊万是斯摩棱斯克挖土党圈子里新生代的黑马,那么这位列昂尼德则完全称得起传奇人物。

    根据基里尔老船长以及大伊万那儿听来的传说,这位列昂尼德在苏联时代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历史老师,甚至苏联解体都过去了好几年,他还在学校里苦苦挣扎等着退休。

    而转折点就在列昂尼德从学校退休后的一个月,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竟然不声不响的自己一个人在克林齐挖到了一座德军弹药库!

    从那之后列昂尼德一发不可收拾,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甚至芬兰,这老爷子像是开了挂一样连续挖出了超过15座二战苏德双方以及战后苏联封存的弹药库!这可都是装满了战争物资的宝藏!

    可惜,这老头儿运气实在是有点儿差,好不容易在六十多岁的年龄走上人生巅峰没多久,先是从银行辞职跟着他一起挖弹药库的儿子死在了眼红他的乌克兰同行手里。前后不到一年,他自己也不小心挖爆了一颗德军留下的木盒地雷被炸断了双腿。

    从那之后列昂尼德就再也没在挖掘现场出现过,只知道他回到了布良斯克抚养小孙女,却没想到竟然能在这儿遇到他。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还真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这个传奇老头儿的了。

    “听说过我?”

    列昂尼德颇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打量了一番石泉,极为肯定的说道“看来你也是只小鼹鼠了?”

    “鼹鼠”是最早那批挖土党自嘲的称呼,他们大多都是些因为苏联解体生活过不下去的底层老百姓,挖掘战争遗物也仅仅只是为了养家糊口,鼹鼠这种见不得光小心翼翼的可怜东西是那个时代的挖土党们最贴合的写照。

    当然,现如今可没哪个挖土党这么称呼自己,他们对外更多以文物古董商人、历史爱好者甚至更加高大上、更加有情怀、以收敛士兵尸体为己任的志愿者的名义吃着苏德战场的红利。

    石泉对列昂尼德信心十足的疑问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指着挂在两面墙上的地图说道,“列昂尼德先生,这些地图都给我来一份儿,我要原件。”

    “原件?”列昂尼德挑眉,追问道:“所有的?”

    石泉点点头解释道:“不要重复的,我只是单纯喜欢收集地图而已。”

    列昂尼德恍然,笑着问道:“来自集邮小男孩儿的爱好?”

    “差不多吧!”

    石泉懒得解释,列昂尼德不但是同行,更是个经验丰富闯下诺大名号的前辈,这种人比大伊万可危险多了。石泉敢保证他只要把话头儿往挖土党上引,这个看着既和善又有点儿可怜的老头儿绝对会下意识的借着话头儿套出自己的秘密。

    “我这儿一共只有142套地图,从苏联一直到攻打柏林的地图都有,时间从波兰战役到二战结束。”

    列昂尼德对自己的收藏如数家珍,根本都不用想,顺手就从保险箱里抱出来一摞档案袋。

    随便把一个档案袋打开展示给石泉,这里有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苏芬战争地图。档案袋里除了地图还有一张写满了笔记的A4纸,大致看了两眼全都是列昂尼德对这场战争有可能挖到二战文物的地点分析。

    “多少钱?”

    石泉抬头问道,如果没有这些分析,这张地图最多也就5000卢布,但是在多出了那一页分析笔记之后这价格翻十倍他都不觉得过分。

    “你真的只要地图?”列昂尼德不死心的问道。

    “我真的只是单纯想收集地图”石泉坦然的说道,顺便在心里补了一句“拿来烧着玩”。

    列昂尼德意兴阑珊的摆摆手,指着桌子旁边的木头箱子,“那个箱子里的地图一共160多份,品相虽然相对差一些,但同样都没有重复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一万美金带走吧。至于这些”

    列昂尼德指了指石泉手里的档案袋,“每个档案袋250美金,不议价。”

    闻言,石泉直接弯腰把桌角的木头箱子抱上来,他是250才买那些档案袋,有地图视野在,列昂尼德的分析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随意翻了翻,箱子里这些地图的品相相比档案袋里的差了不少,其中几张还沾染着疑似血迹的黑色污渍,甚至有几张还被火烧掉了一部分。

    但每张地图边角都用别针固定着一枚小标签,上面简要的写着这份地图属于哪一场战役哪一方的地图以及战役发生和结束的时间。

    “成交!我就要这些箱子里的地图。”

    接过石泉递来的一摞现钞,列昂尼德先是自己手动数了一遍,然后又用点钞机过了三遍,这才满意的把钱连同刚刚搬出来的一部分档案袋一起收进保险箱,“现在那个箱子是你的了。”

    “你真的不是挖土党吗?”石泉临出门前,列昂尼德再次问道。

    闻言,抱着木头箱子的石泉笑着说道,“我只是喜欢收集地图而已。”

    告别了列昂尼德的小店,石泉抱着箱子便往外走。

    他这次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买地图,虽然车里还有几十张从大伊万那讨来的老地图,但那些基本都是两次斯摩棱斯克战役地图。可他短时间内并不想继续在斯摩棱斯克境内挖遗址。

    甚至这次买地图都是他蓄谋已久的安排,石泉如今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如果条件允许,他准备每场战役最多只吸收两张地图,挖完就换地方,等手里的这些地图都挖完了,大不了过来再买一套重新来。

    这样一来虽然麻烦点儿,但至少在他眼里更安全也更有意思。至于花一万美金买这么多糊窗户都嫌不透光的旧地图到底值不值根本就是个没有讨论意义的话题。

    同样一张地图放在别人手里可能连拿起来翻一翻的冲动都没有,列昂尼德却能通过自己的历史知识储备把它的复印件卖出200美金一张的天价,同样一张地图让石泉烧一烧,其产生的价值甚至能在200美金的基础上再次增值十倍百倍不止。

    如今地图既然买齐了,他自然不会继续在这儿浪费时间,这都已经下午四点钟了,而且他还在荒山野岭的林子里钻了大半天,没什么比洗个澡吃顿热乎饭再睡一觉更重要的了。

    抱着箱子沿着墙上的指示牌和略显昏暗的楼梯一路往上,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在养老院内部的一座停车场里了。虽然已经跟着大伊万来过这里不止一次,但每次从这里出来他都种时空混乱的错觉,在脚下的防空洞里,似乎冷战才结束不久,而在阳光照射的地表,苏联早已经成为了永远回不来的过去式。

    打车回到超市停车场的房车,石泉先洗澡休息了一番这才换上一身干净衣服钻进超市来了一次大采购,今天他准备弄个红烧排骨解解馋。

    石泉在忙着准备晚饭的功夫,远在二百多公里外的乌拉古董店却迎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

    “是安德烈推荐我来的。”

    这老奶奶语气舒缓透着一股子不紧不慢的稳重,示意身后的年轻女人推着自己在乌拉古董店里好好参观了一圈,这才饶有兴致的朝带着眼罩的何天雷说道,“你就是尤里吧?我听安德烈说的龙和熊探险俱乐部能接受寻宝委托?”

    “卡佳奶奶,这位可不是您要找的尤里。”

    难得见大伊万如此小心翼翼,快两米的大个子弯腰屈膝的努力保持着比老奶奶视线略低一点儿的高度,慢声慢气的解释道,“这是雅科夫,您要找的那位尤里的搭档,他刚从华夏过来,还不会俄语。”

    “那位叫做尤里的小家伙呢?”

    这位卡佳老奶奶温和的问道,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没见到想见的人而失望。

    “他去了布良斯克,今天一早出发的。”大伊万掏出手机,“用不用我喊他回来?”

    “不用”

    卡佳老奶奶轻轻摆手,身后推轮椅的年轻女人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双手递给了大伊万。

    “你知道我的经历,也知道我要找什么。”

    卡佳老奶奶轻轻拍了拍大伊万的肩膀,“我感觉自己恐怕熬不过今年夏天了,但我还是想在死前找到我的战友们。小伊万,帮我问问你的朋友尤里,安德烈和我说那位尤里是最有可能帮我找到他们的人。”

    “我会转告他的!”大伊万极为正式的用拳头锤着胸口保证道。

    “那就麻烦你了,小伊万。”

    卡佳老奶奶干脆的走了,只留下乌拉古董店里的兄弟俩大眼瞪小眼。

    何天雷张嘴想问问这个老奶奶到底是谁,竟然能让大伊万这么恭敬,但想想自己那只会数数和问好的俄语,最终郁闷的拿起了大伊万给他找来的俄语小学课本。

    目送着卡佳奶奶被护工送上车,大伊万一直恭敬的站在古董店门口直到车子从视野中完全消失这才返回了乌拉古董店。

    “尤里,你那边找到没有?没找到的话赶紧回来,有个大人物给了龙和熊俱乐部一份委托,我帮你接了。”

    “怎么了?啥委托?”

    石泉嘴里啃着排骨含糊不清的问道。

    “一位苏联女英雄的委托。”

    大伊万稍作停顿主解释道:“一位从列宁格勒保卫战幸存下来的女兵的委托!”

      <code id='dcf50'></code><style id='76a7a'></style>
    • <acronym id='fe659'></acronym>
      <center id='3c9ea'><center id='0ad32'><tfoot id='2d0ad'></tfoot></center><abbr id='186a2'><dir id='671dd'><tfoot id='8aca2'></tfoot><noframes id='1f0b7'>

    • <optgroup id='7bd90'><strike id='0d000'><sup id='ef98b'></sup></strike><code id='a6c38'></code></optgroup>
        1. <b id='2fa6f'><label id='3536f'><select id='2a8be'><dt id='60d74'><span id='82933'></span></dt></select></label></b><u id='1b63e'></u>
          <i id='f5013'><strike id='54241'><tt id='38f7a'><pre id='2cba0'></pre></tt></strike></i>

              <code id='297ab'></code><style id='7863c'></style>
            • <acronym id='792db'></acronym>
              <center id='01292'><center id='5a290'><tfoot id='54a1f'></tfoot></center><abbr id='4623e'><dir id='727b2'><tfoot id='c582a'></tfoot><noframes id='8e493'>

            • <optgroup id='820cd'><strike id='5f547'><sup id='602f5'></sup></strike><code id='f1b68'></code></optgroup>
                1. <b id='2b0c2'><label id='ff312'><select id='6dd18'><dt id='27baa'><span id='75224'></span></dt></select></label></b><u id='b5c32'></u>
                  <i id='e5595'><strike id='8e00d'><tt id='ea148'><pre id='4ffce'></pre></tt></strike></i>

                      <code id='f2283'></code><style id='adcb5'></style>
                    • <acronym id='2a67b'></acronym>
                      <center id='17060'><center id='3a5d2'><tfoot id='80c00'></tfoot></center><abbr id='a17f2'><dir id='9c0d0'><tfoot id='e6d91'></tfoot><noframes id='4085c'>

                    • <optgroup id='3e346'><strike id='32847'><sup id='73a86'></sup></strike><code id='d243d'></code></optgroup>
                        1. <b id='23d43'><label id='430eb'><select id='d4e23'><dt id='3da27'><span id='dc243'></span></dt></select></label></b><u id='8efef'></u>
                          <i id='aff7d'><strike id='4015e'><tt id='5763a'><pre id='a3c29'></pre></tt></strike></i>